养老院的活儿不好干,伺候老人一刻不敢放松

撰文  孙磊

魏阜新给记者看老人的排便记录
张喜英陪伴老人
李彬在打扫房间

  和病人几乎形影不离,没有休息日,喂水喂饭,端屎端尿,护工这份工作的辛苦程度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除了这表面,还有工作强度大、社会地位和认同度低、家人不支持……护工这个行业可谓五味俱全。

1
这个活儿不好干
  早上五点钟,护工李彬起床开始一天的劳作。他负责渤海安养院内的一层楼。当初入职的时候,他以为工作内容就是帮助老人打扫卫生、喂饭这些日常的事务,可是时间长了,他感觉到这份工作一点都不简单。李彬今年57岁,邯郸磁县人。经朋友介绍来到这家养老院,因为离家远,他已经半年没有回过家了。李彬说,好在孩子们都已经成家,他才能够放心地在外面打工。

“不少护工都走了”,李彬说,“这行儿流动性挺大的,就是因为这个工作的特殊性。”他坚持了下来,已经干了近一年,这在他们那家正式营业两年的养老院中,已经算是“老资历”了。

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是查房。李彬管理的楼层大概有30个房间,每个房间有两张床位,有些是两个老人合住,有些老人不习惯和陌生人住一个房间,便同时租用两张床位,相当于一个小“单间”。除去一些空房间,李彬照顾着32位老人。

有时候老人的房间内会有怪味儿,“不用想,肯定是老人又拉裤子了。老人的房间不好闻,脏、臭,我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了。”遇到这种情况,李彬会立刻帮助老人换下身上的衣服,洗澡洗衣,然后用抹布和拖把把室内残留的污迹清理干净,整个过程非常快,看不出他有任何情绪。

“伺候老人这个活儿,确实不好干”,李彬说,刚开始遇到老人拉裤子,他心里十分抵触,是硬着头皮清理的。还有些老人晚上不睡觉,大喊大叫,十分影响他人,我们护工按规定是晚上10点休息,可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可能睡,必须要安抚老人的情绪。因为他们白天已经睡了很久,所以精神很旺,有时候一折腾就是半宿儿。我们躺下不多会儿,天就明了,我们还得开始第二天的工作。

不过李彬自己倒是很乐观。他说,相比其他护工,我照顾的病人大多都能自理,所以我还算是轻松的呢。

记者注意到,在每个房间的门口,都有一张卡片,上面有老人的姓名,后面备注着“护理级别”。原来,这家养老院根据老人的身体情况,把护理服务分为六个标准。“自理级别”是最初级的服务,还有几个比较繁重的级别。

2
老人走到哪儿跟到哪儿
  与李彬不同,张喜英只照顾着一位老人,可是她的工作并没有轻松多少。在楼道里,一个老太太开玩笑似的拿拳头打在一个中年妇女的身上,口中嘟囔着:“我和所有人都好,就是不和你好。”老太太名叫何淑芬,今年83岁,中年妇女就是照顾她的护工张喜英,今年51岁。张喜英脸上笑嘻嘻的,只是用手挡着老太太的拳头。

何淑芬看上去身体健康,能说能笑,像是那种生活可以自理的老人,可是在她的房间卡上却写着“特护”。张喜英说,这一点都不奇怪,她一个人生活危险极大!

何淑芬生在沧州盐山,因为参军入伍去了北京,后来就一直在北京工作,有儿有女,生活可谓非常幸福。可她退休以后患上了小脑萎缩,这让家人烦恼不已。一不留神,何淑芬就走丢了。她记忆力严重下降,甚至记不清自己家住在哪儿,出门之后,一旦病发,她就找不到回家的路,待在外面一两天回不了家,把家人都急坏了,四处寻找,时间久了,搞得儿女们精疲力竭。为了照顾何淑芬,儿女们请了保姆,可这也没用,眨个眼的工夫,何淑芬就自己跑到了街上,保姆便三天两头到派出所报案。就因为如此,派出所也非常头疼。家里的保姆因为工作压力大,也没有能干得长久的。

万般无奈之下,儿女把何淑芬送到了这家养老院,张喜英承担了24小时照料她的责任,老人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一刻不敢放松。

张喜英有两个儿子,都已经成家生子。大儿子一家生活幸福美满,基本不需要她操心。最让她牵挂的是二儿子,他前几天在外打工时砸伤了腿。去年张喜英的丈夫去世后,她便做起了护工,打心眼里想帮二儿子补贴家用,减轻他的负担,可是没想到,“这个工作把我绑住了”,张喜英说,从大年初二开始到这里工作,她只回去过一次,是给儿媳妇过生日。张喜英要走的时候,老人生气了,不喝水、不吃饭,不让其他人进屋,后来张喜英联系到以前照顾老人的护工来帮忙才算脱身。也因为这个,张喜英没敢在家多待,第二天就赶了回来。她自我宽慰说,孙女是我养大的,就和我亲,每次我去了她都不让我走,我一走她就哭,所以我都不爱去。

陪亲人的时间急剧减少,张喜英把时间都用在陪伴老人身上了。

何淑芬的女儿来看望妈妈,要给她洗澡,老太太已经不认识女儿了,她挥着手让女儿走,却抓着张喜英说,不用他们,你给我洗澡吧。

3
有时候像是一次冒险
  同样是特护,魏阜新可能是最辛苦的那种。他照顾的老人叫赵同勤,82岁,卧床近半年,患有轻度的精神分裂症和便秘。照顾这位老人对魏阜新来说像是一次冒险。

一直到今年4月份,老人还能够自由活动,可是这并不意味着照顾他是一件容易的事。老人的子女都承认,他脾气暴躁,每当有陌生人来访的时候就大喊大叫;原来女儿一直照顾他,可因为女儿还要照顾孙子的缘故,只能请护工来专门照料他。

正如名字所言,魏阜新是辽宁阜新人,今年59岁,退休前在煤矿做调度。煤矿属于特种行业,可以提前退休,所以魏阜新55岁就退休了。在亲朋好友的眼中,魏阜新脾气好,有耐心。可是照顾赵同勤让魏阜新吃够了苦头。

今年4月份,赵同勤晚上睡觉时从床上掉了下来,导致左腿骨折,由于年事已高,医生建议保守治疗。经历了这次事故,赵同勤一直卧床不起。魏阜新担负起照顾他的任务。擦脸、喂水、收拾屋子、打饭都是常规操作,最困难的是帮助赵同勤排便。他多年便秘,因此排便的时候非常痛苦。为了帮助老人排便,魏阜新不得不用手指疏通,这不仅对魏阜新来说需要突破心理障碍,对老人来说也异常痛苦,久而久之,他形成了条件反射,排便的感觉和疼痛联系了起来,对排便产生了一种恐惧心理。如果周围有人的话他就会不自觉地打人,魏阜新没少挨打。

如何帮老人解决这个难题,成了悬在魏阜新心中的头等大事。他看书检索、咨询医生,试过很多办法,后来听人说香蕉和蜂蜜一起能促进胃肠蠕动,这给了他灵感。他在老人的早餐中加一根打碎的香蕉,然后在老人的饮水中再加一勺蜂蜜搅匀,就这样没几天,老人开始不断放屁,他感觉这个法子可能奏效。果然,又过了几天,老人不再便秘了。老人的亲属来探望,都说魏阜新比他们照顾得还要好。

魏阜新告诉记者,做护工其实跟亲身经历有关。去年三哥检查出癌症,春节时病情加重,卧床不起,魏阜新一直在三哥身边照料。病人临终前的绝望和无奈深深触动了他。他决定照顾这些危重的老人,他说,护工这个活儿说复杂就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假如躺在床上的人就是你,你希望别人怎么照顾你,你就怎么照顾别人。——燕赵都市报报道,转自念佛安老希望工程公众号。


按:养老院的活儿不好干,所以帮助解决护工自身的问题就成了留人的关键,请看另一篇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养老院,照顾病重亲人还能领工资,孩子上学也解决了

继续阅读相关标签:

手机上收藏和分享,请点右上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