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疗护专家调研体验一周后的心声:渤海双缘走在了世界最前列

编者按:
张学茹系河北省中医学院副教授,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河北省的临终关怀(安宁疗护)事业,她是2017年6月3日成立的临终关怀专业学术组织——河北省老年医学会安宁疗护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河北省安宁疗护专委会系河北省老年医学会依托河北中医学院成立的安宁疗护专业学术组织,是为全省从事安宁疗护专业的科技人员搭建的学术研究及交流的平台,由全省各地的医学、护理学、药剂学、营养学、康复学、伦理学、心理学和社会工作等领域的专家学者组成,致力于全面落实国家卫计委去年年初发布的安宁疗护标准、服务规范和实践指南,深入开展安宁疗护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推进河北省医疗和养老等机构创建安宁疗护示范和推广工作。

去年以来,张学茹关注到了渤海双缘的临终关怀。在此之前,医学界推广的临终关怀(安宁疗护)事业,其中除了西方现代医学、心理学的内容之外,所包含的部分宗教文化内涵也主要来源于基督教或天主教。而如今,作为中国本土化的佛教文化、尤其是善导大师开显的纯粹的净土宗文化,在临终关怀实践中的天然优势与价值越来越得到学术界的认可与重视。

近日,张学茹来渤海双缘安养院考察、调研、体验一周,以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为核心的生命关怀、临终关怀理念带给了这位临终关怀学者与组织推动者新奇与欣喜。

张学茹(右一)与宗论法师合影

我在这里学习了一种临终关怀的方式

七天时间里,张学茹见证了7位老人(绝症病人)在渤海双缘安养院安详、殊胜的往生,这是她没有过的生命体验与临床经验。

她深有感触:

现代的临终关怀,更多关注的是医学,强调缓解身体的痛苦、心理的痛苦、社会的痛苦和灵性的痛苦。而现在渤海双缘模式,让我了解到一种非常好的临终关怀方式,那就是念佛安老。我国的临终关怀起步较晚、发展较慢。河北省又属于全国安宁疗护发展最为缓慢的地区。全国每年面临临终关怀的老人有1000万人。而截止到2017年底,我们国家60岁以上的老人已达到人口比例的17.3%,老年人口总数达到2.4亿,多么庞大的老年人口!而我们不能面对死亡,就使得这些人的善终成了问题。

2015年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做过一项死亡质量指数调查,调查了世界上80个国家和地区死亡质量指数。我国在80个被调查的国家和地区位中列倒数第10,正数第71。这是非常让人痛心的事情!当前,我国经济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我们都在说“厉害了我的国”。我们的初心和使命是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而人民幸福就包括幸福到最后。“死的很惨”是中国现状,上海市只有不到10%的人接受临终关怀,而我们河北不到1%。原来我说河北安宁疗护滞后、发展缓慢,那是因为我不知道渤海双缘。到了渤海之后,才知道我们河北安宁疗护走在了全国最前列!也走在了世界的最前列!我们需要宣传渤海双缘、推广渤海双缘,让更多老人得到优逝、得到善终。

每一个人都是重要的,即使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这是我们医学的临终关怀的理念。而渤海双缘的理念则是:每一个人都是重要的,不单单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而且包括生命逝去后那么长时间,你依然还是重要的。

我也在从事临终关怀事业,我国在2017年将临终关怀用另外一个词来代替,叫做安宁疗护。取这个名字就是因为国人回避死亡、不愿意提临终。人们连临终关怀都不愿意提,所以我国卫计委用安宁疗护来取而代之,希望老人得到优逝、得到善终、得到关怀。

而在渤海双缘,直面死亡,向死而生。死亡在这里每天都在讲,师父每天问大家:“你想不想往生啊?”   而大家也都在欢喜地回答:“想啊!”这和社会上截然不同。我在课堂甚至会议上宣讲安宁疗护的时候,人们通常闭上眼睛,不看;捂上耳朵,不听;捂上嘴巴,不说。我只要一提临终关怀这事,人们就用手挡住,不要我跟他提。仿佛死亡不是他的事情,是别人的事情;仿佛死亡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不是现在的事情。但是在这里,我们学会了面对死亡是我们每天的课题,每天都要面对生死大事。人生有太多事情。但到了这里才知道,人生只有一件事情:生死大事。除此以外都是小事,除此以外都不是事儿。

中国人说 “五福临门”,五福之中最重要的就是善终。“五福”是指长寿、富贵、康宁、好德、考终命。而第五福“考终命”就是指善终。我们对一个人最好的祝福就是“五福临门”,而对一个人最深的诅咒就是“不得好死”。而我在这里遇到的老人们何其荣幸能够来到双缘,您一定能善终、您一定能“得好死”。

我在渤海双缘看到了“四团气”

第一,我看到了和气。

16日刚到安养院,我们在门口就有幸遇到了念佛堂的住持宗论法师。那时候我们还不认识法师,但是师父从大门外走进来,见到我们就主动和气的问候:“你们是来参加夏令营的营员?”不但师父对人和气,而且安养院所有的人对人都非常和气。我们这些在外边世界浸润已久的人,身上都穿着铠甲。为了自我保护,我把自己武装得非常坚硬,甚至有些时候是带着刺儿来的,把自己武装成了刺猬或者豪猪。记得刚来的时候遇到陌生人,我不打招呼、也不直视看他,当他是空气。可是,每一个迎面走来的人,都跟我躬身说“阿弥陀佛”,所以现在我也学会了说“阿弥陀佛”,把这一声美好的祝福送给他(她)。

第二,我看到了朝气。

养老院在我们社会上的人印象里,就是老人等死的地方,应该死气沉沉。但是老人们自编自导的联欢晚会上,让我看到了朝气蓬勃。其实大家一走进安养院,就能看到很多的植物和作物,还有一片片盛开的向日葵花田,环境就已经充满了朝气。我们看到各位老人洋溢在脸上的微笑,发自内心的关爱,真诚的彼此问候……。昨天晚上,98岁的老人为我们唱《送别》。他唱着唱着,我就哭了,这是感动。

第三,我看到了喜气。

夏令营开始的短短几天,就有七位老人相继去世。按照凡俗的人看来,这是多么悲哀的事情。可是我却没有看到悲伤的情景。大家纷纷赶去助念,彼此就像过节一样相互转告:“有一位老菩萨往生了,快去看!”大家都在由衷的恭喜他实现更高境界的转化—-从人的境界到佛的境界的转化。

张学茹来院第一天,就见到了第112位往生菩萨的瑞相及他欢喜的女儿
老人们都欢喜地来瞻仰,他们已都没有了对死亡的恐惧与焦虑

第四,我看到了紫气。

我们中国人经常用 “紫气东来”,形容好运的到来。我们都知道,皇帝是穿黄色衣服,而皇帝之下的达官贵族所穿的就是紫色的衣服。紫气被认为是富贵之气。而我在双缘看到了紫气。在这里的人很贵气,被当做人来看待,而不是被当做物件儿或者将死的人来对待。

其实我们的医学发展到今天,是有欠缺的。由于现代科学技术的大量使用,导致临终患者在病危之际,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陈毅元帅去世的时候,他的儿子陈小鲁就说:“我的父亲变成了机器人”。人不再是人而是机器,这恰恰是人的悲哀,丧失了人之为人的尊严、人的价值和人的意义。而在双缘,我没有看到这样的“机器人”。不管是什么样的老人,都活出了自己人之为人的尊严。

一团和气、一团朝气、一团喜气、一团紫气,让我看到了我国临终关怀事业发展的未来和方向。

继续阅读相关标签:

手机上收藏和分享,请点右上角↗
</